他们静静地躺了一会儿。“瑞士人,你知道,”她这

“准备好了吗?”他松开胳膊肘,将身子落在她的身上。
“对。”她喃喃地说。“对,就这样。你以前是什么,后卫?”
他立刻撑起身子。“野马布里斯。”他说。
“一点小幽默。你从来没听说过野马纳古斯基,是吧?现在,这儿有一个真正的波兰佬后卫。”
“你真是波兰人吗?”
“里外都是。”
“那么你的旗杆是波兰的旗杆了?”
他突然压了下来。“再来一点儿?”
“哦呼。我崇拜它。少量的。”
他从她身上滚下来。“我决定让你活下去。”
她深深地喘了几口气。她仰面躺着的时候,小乳房几乎都看不出来了。“你身体里面有很多的力量。”她说道。“不仅仅是重量。力量。而你却选择了一份有劲没处使的工作。”
他们静静地躺了一会儿。“瑞士人,你知道,”她这时说道,“是出了名的假装被动。”她偎依在他的身旁,直到他伸出手臂圈住她的肩膀。“我们这个时代产生过不少的怪人。像让·雅各·卢梭这样的梦想家。最后成了妄想狂。有没有谁跟你说过约米尼将军的故事?”
“他太瑞士了,让人牙疼。”
“跟我说说。”
“约米尼被一家银行当作职员送到巴黎。那是,可能,1790年?1800年?”
“那我就选1795年。”
“他在业余时间里研究弗雷德里克大帝的战役。你能想像一个银行职员变成了一个普鲁士军队的权威吗?当然,消息传到了拿破仑那里。他从一个银行职员被晋升为陆军上校,然后被授予男爵头衔。约米尼男爵,对吧?”
“故事到这儿还不错。”
“但是这个小人物的突然晋升惹恼了米歇尔·奈伊。”她接着说道。“他公开对这个银行职员男爵表示厌恶,也不管他是个普鲁士军事战术的专家。约米尼觉得自己受到压制,便在1808年开小差跑到圣彼得堡。沙皇封他为将军。你在听我说吗?”
“有点儿让人无法相信了。”
“不。让人无法相信的还在后头。拿破仑对约米尼非常气愤。这个你尽可以相信。他怎么办?他把他以前的这位上校邀请回巴黎。约米尼回去就必死无疑。为什么?只有瑞士人能说得清楚。拿破仑给他下了最后通牒:要么做法国将军,要么把他当开小差的给枪毙。约米尼选择了将军的指挥棒。”
“可以相信。”
“法俄战争爆发了。约米尼领着双方军队的将军衔。对任何人来说这都是矛盾的,但对瑞士人来说不是。他把自己安排到后方军队中去。”
“非常可信。”

Be the first to reply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